黄牛现身说法实名制逼我转行

2019-10-13 00:55:00 来源: 龙岩信息港

黄牛”现身说法:实名制逼我转行

华西都市报:在火车票实名制以及警方严厉打击的双重压力下,部分“黄牛党”不得不“升级”,从以前面对面兜售车票的公开方式转变到幕后,通过络刷票,倒票。但昨日调查发现,仍有不少“黄牛”选择用忽悠的方式,将部分紧俏车票加价卖给乘客。

随着火车票实名制的施行以及警方打击力度的加大,火车站周边的“黄牛党”几乎已销声匿迹。作为曾经的“票佬”,年近50岁的老白从一个打工仔成为百万富翁,又迅速从上跌落,无奈转行。新一代的“黄牛党”则将线下活动转移到了线上,并将触手伸向了飞机票。暗访发现,仍有少数黄牛党以忽悠的方式帮乘客买到车票,收取一定数量的“介绍费”。

A

暗访“黄牛”代购

1张加收120元

前日,来到成都火车北站暗访

。路过站前广场时,遇到一名高瘦男子拉客:“去不去西昌?”男子自称为附近的长途客车拉客,三番五次让坐汽车回家。自称今明两天就要回攀枝花老家,是能坐到火车。

“你们要好久的车票嘛?攀枝花的车票很紧张,很难买。”两名男子显得不乐意,还打探起是那个单位的。称是某高校学生,对方又继续追问学校位置,询问学校情况。

,两名男子表示:“车票有,但要加钱。一张加120元。”

谨慎交易让神秘人士留票

谈妥价格后,两名男子要求查看的身份证。随后,表示身上钱不够,要先去取钱,高瘦男热情地带着找到附近的取款机,寸步不离。其间,他的不断,“他们确定要票的,喊冯姐给我留到,马上就过来。”

挂掉后不久,矮胖男子骑着电瓶车出现,要求一名先拿着身份证跟他去拿票:“你们要确定要要哦,出了票退不到的哦。”再三确定一定要票之后,矮胖男子带着来到附近一家代售点。

代购出票两张加收240元

这是一家普通代售点,里面坐着两名工作人员,外面有几个人正在买票。矮胖男子要走了的身份证,递了进去:“两张攀枝花的软卧。”工作人员并未询问出发时间便开始出票。

顺利拿到了两张1月22日晚8点31分从成都出发到西昌的T8869次火车票,票面价值274元一张。在售票点收取了足够的票钱和5元一张的代购费后,两名男子把拉到一边,收了“事前说好的240元”。

警方回应遇到“黄牛”请报警

成都市公安局站前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部分市民容易被这种骗子忽悠。“骗子不断给市民灌输车票难买的思想,市民再一看队伍排得很长,很容易就上当了。”根据民警提示,通过查询,1月22日确实仍有少量余票待售。

该负责人说,市民应该通过12306售票站查询和购买车票,或者直接到车站大厅购票,如果遇到有人自称可以代买车票,以“辛苦钱”或“打点费”的名目加收费用,请立刻报警。

B

讲述一次春运曾赚十万实名制逼“黄牛”转行

在城北一家茶楼,见到了曾经的“票佬”,年近50岁的老白。这个拥有十多个包间,上百平方米的铺子就是他现在的产业。

“串串”摇身作老板

老白是南充人,2005年过年,他从广东打工回家,却只带回来几百元的过年钱,他想年后再去找活,可到处打听却没个好去处。一天,一个亲戚告诉他,到成都火车北站倒火车票“吃票子”,干一天就是好几百元,老白便跟着亲戚到了火车北站。

入行的课是“拉客”,一天能赚好几百元。第二年,老白请来了10个老乡,自己当起了小老板。“票串串共有三级,是排队买票,从小老板拿劳务费糊口的,第二级就是雇人帮忙排队买票的小老板,然后进行倒票生意,从中赚取差价,第三级是处于‘顶层’的大老板,这类人一般不抛头露面,而是通过各种关系拿到大量火车票,转卖给小老板。”他还和其他小老板建立了联系,互通有无,将高价卖出的票对半分。“春运40天,随便都可以捞十万元左右。”

有一次,他正在兜售一张火车票时,被站前分局的便衣民警抓个正着,被行政拘留了15天。

实名制后转行开茶馆

老白的生意越做越大,资产有了上百万元。2010年,成都开始试运行火车票实名制,成铁警方和站前警方继续加强了对“黄牛党”的打击力度。老白手下的人不是“进去”,就是不干了。从来不看的老白开始关注电视和报纸,了解政府的一举一动。2010年下半年,老白决定转行,“娃儿要读大学了,被抓了怕对家里不好。”

那一年,“票佬”的江湖络瓦解,相互间再无联系,后来老白打听到,有钱的“票佬”开起了旅馆、茶楼和会所,没钱的依旧混迹在火车站周边,为旅馆拉客,或跑“野租儿”。

华西都市报李天宇实习生杨雪(文中当事人系化名)延伸上刷票囤票“黄牛党”升级转型

近日,一段友拍摄的名为“友冒死偷拍,揭露黄牛暗黑产业链”的视频引起了广泛关注。视频显示,根据友的要求,“黄牛”用,四分钟就抢到了一张从成都到武汉的车票

,从中索取50元的“手续费”。

站前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火车票实名制以及警方严厉打击的双重压力下,“黄牛党”不得不“升级”,从以前面对面兜售车票的公开方式转变到幕后,通过络刷票,倒票。有“黄牛”利用刷票软件,能在几分钟内扫光一节车厢的票。

该负责人表示,这种方式的性质都等同于“占座”,这种情况在其他类型的票务售卖并不稀奇,比如飞机票,球赛、演唱会门票等。这种方式更加隐蔽,而且严重扰乱正常秩序,对于相关部门的联合整治提出了很大的挑战。目前,站前分局暂未接到类似报案,如一旦接到警情,将依法予以打击。

原标题:黄牛”现身说法:实名制逼我转行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高梦蝶

如何开发微信小程序
开发微信小程序商城
微商城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