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修行 124 武志坚

2020-02-15 20:19:57 来源: 龙岩信息港

小修行 124 武志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快更新!无广告!

潘五死心了,跟小胖子说话就是自找不自在,专心睡上一会儿。

待下半夜,客栈所有人都已经睡下,潘五刚准备跳下车顶,车门打开,武豆豆着急喊话:“潘公子。”

潘五跳下来,武豆豆说:“好像没呼吸了。”

潘五闪身进入车厢,一手试鼻息,一手试脉搏。气息越来越弱,几近于无。脉搏同样如此。

转头跟武豆豆说:“开始吧,不管能不能行,就是这一拼了。”

武豆豆重重点头。

潘五略一叹息,从怀里拿出一堆丹药,大略看看,选出几种吞下:“你出去看着,谁都别进来。”

武豆豆说不行。

潘五看她一眼,探头出来说:“大宝,你看好了,我要做一件事情,不能被人打扰。”

齐大宝大声应是。

潘五砰的关好门,从里面锁好两道门。抱起武一郎,让武豆豆拿走所有被褥,不是怕染上血渍,是被褥太软,他不愿意因为被褥问题浪费时间。

露出平坦地板,小心放下武一郎,左手如月刀连挥,切掉他上身衣服。

潘五看了又看,一面是看自己的手腕,一面在看武一郎的手腕,跟武豆豆说:“我要动手了。”

武豆豆点点头。

潘五深吸一口气,如月刀划开武一郎右手腕。

意外发生,鲜血只流出很少,好似屋檐雨滴一样慢慢滴下。

在左手腕又划一刀,同样是缓慢滴血。

潘五稍稍等上一会儿,眼看武一郎脸色更白,刀交右手,在自己左手腕一划,并快速将左手腕对到武一郎的手腕上。

鲜血猛往外流,浪费是肯定的。潘五用力让两个手腕贴到一处,贴紧了才不流血。再一点点缓慢对准两处伤口,竟然真的起效了。

他的血液好像有灵性一样钻进武一郎的伤口中、血管里。

潘五又抓把丹药扔嘴里,同时努力逼迫全身血液往左手腕流。

他身体是超级强悍的,尽管一直在努力让伤口流血,可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伤口到底是愈合住。

抬手看眼,只剩淡淡一条血线。

再看武一郎的伤口,右手腕依旧在缓慢滴血,左手腕伤口竟然停止流血了?

武豆豆惊住:“你的血液这么强悍?”

潘五嗯了一声又划一道口子,再把两人伤口对到一处。

如此折腾好一会儿,潘五连续给了自己五刀。幸亏身体强劲,又有大量丹药补充体力,才不至于出事情。

看看自己的伤口,武豆豆说不要划了,先看看弟弟恢复的怎么样,有没有用。

潘五看上一眼:“有用。”

只短短一会儿时间,武一郎的苍白脸颊稍稍变暖了那么一点。

伸手摸脉搏、查鼻息,都比方才强上一些

潘五说:“有用。”

武豆豆就又哭了:“谢谢。”

潘五说:“你也别高兴太早,只是有用,还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用。”

武豆豆说不管怎样都是要谢你,忽然跪下叩头:“从今以后,我的命是恩公的,不论要我做什么,您尽管吩咐,我什么什么都可以给你。”

潘五说:“不至于。”

估计是时间问题,武一郎先接触潘五鲜血的左手腕伤口已经愈合,右手腕流血的速度则是加快一些。

潘五问武豆豆:“要止血么?”

武豆豆想了下说不,又说:“恩公的血比一郎的血好,一郎的血留不住,用恩公的血救命养伤,这是好事。”

潘五点个头,多看武一郎一会儿,重新划开他左手腕,也是划开自己手腕,再次给他换血。

到底是不够熟练,潘五流出来的血液浪费掉大半,只有一小半进入武一郎身体,不过这也够了。武一郎竟然睡了过去。

又过一会儿,武一郎右手腕的伤口也是愈合,跟着是左手腕伤口愈合。潘五说今天先这样,明天看有没有用。

拿布擦地板上的血,武豆豆拿湿毛巾给武一郎擦身体。

等她忙活完,潘五将武一郎抱回到被褥上面:“晚上你看着。”开门出去。

武豆豆再次说谢谢。

忽然想起件事情,跳下来跑去武一郎原先乘坐的那辆马车,在车厢下面扳动几下,拽出来个盒子。

比潘五装铠甲的盒子要薄一点,大小相近。拿给潘五:“给你了,谢谢你救我弟弟。”

潘五没接手,小声说:“六品?”问是不是她说的那个六品铸材。

武豆豆点头。潘五说不要。武豆豆很坚持:“这些东西我用不上,留在我这里只能是祸害,只能给我找麻烦。”

潘五想了下,左右看看,黑夜一片,寂静无声。把箱子放到地上,轻轻打开簧锁,掀起盖子,有两棵看不出年份的枯黄药材,还有一块巴掌大小的金色铁胚,再有十几颗珍珠一样的圆球。

潘五看上好一会儿,认出金色铁胚。合上盖子说:“太贵重了。”

武豆豆说都是你的,又说我们家库房值钱的三样东西都在这里。

潘五说:“你还要振兴武家,外面那些人都是跟着你出来的,总要给他们一个未来。”

武豆豆忽然变聪明起来:“卖给你好不好?这样几样东西,只要我敢拿出去,就一定有人敢杀我,不如卖给你。”

潘五思考片刻,锁好卡簧,打开车门上车,按动墙壁一个开关,车壁竟然向外弹出一块。把箱子竖着放进去,推回去车壁,正好能容纳箱子。

潘五说先放在这里,再有,你想卖掉他们,我买了就是,但是未必有很多钱。

武豆豆说有没有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肯进武家救我出来,救我弟弟出来,只冲这份恩情,这些东西也应该给你。

潘五不再说这个话题,去看武一郎恢复的如何。

跟方才一样,武一郎在沉沉酣睡。

潘五想了想,到底没敢冒险,再次离开马车:“你们休息吧。”

武豆豆说谢谢。潘五翻上车顶睡觉。

小胖子没睡,睁着眼睛问话:“小姐姐会以身相许么?”

这真是一个神奇小胖子啊,潘五说睡觉,就那么躺在车棚顶上睡着。

第二天九点多才醒,武家那些人已经吃过早餐,全部聚在马车这里。

武豆豆还在马车里照顾武一郎。

潘五在车顶坐上一会儿,发现小胖子没在院子里。左右看看,探头问话:“看见齐大宝没有。”

有丫鬟回话:“跟大武哥、小武哥出去了。”

大武哥、小武哥说的是武声和武志坚,他俩修为。

潘五有点不解,他们出去做什么?

小胖子是十点多钟回来的,一进门就让潘五赶紧出发,说朝廷在前线打了败仗,到处抓壮丁上战场。

潘五马上让大家收拾东西,他去前面结账,然后出发。

因为走的仓促,直接在客栈这里购买很多食物酒水。

女人们全部上车,男人们走在马车两边,一共五辆马车南下。

在城门口被拦下,守城兵丁倒是没有强留壮丁,但是对潘五的三匹百里兽、三匹战兽感兴趣,还有武豆豆从家里带出来的两匹战兽,想要强征入伍。

潘五当然不肯,不想亮出平东侯开具的文书也是没有用处,守兵说战争时期,一定为了国家考虑才行。

潘五气道:“这是平东侯给的文书,你们也敢抗命不成?”说着话拉开车厢门,露出气若游丝的武一郎:“我们有重要病号要护送,去南方治病,你敢征我们的马?”

从关城那里来的重伤病号?那军士犹豫犹豫,性命比战兽重要,说声请,到底是放行。

等离开这里,大家达成共识,暂时还是不要进入城市的好。

这一次走很远,中午没有歇息,直到傍晚才停到一块山包下面,埋锅造饭。

武胜和武志坚自持武功在身,主动请缨去探路。

潘五不好伤了他们的心,拨出两匹战兽,他进入马车查看武一郎的伤势。

跟昨天比,现在算得上是好很多,清晰可见的在呼吸,眼皮偶尔会动一下。

潘五略一犹豫,取过水袋喂他,不喝。只是身体刚恢复过来一点,还是处于不能动不能吃的状态。

潘五明白,今天晚上还得放血。

武胜和武志坚在半个小时以后回来,说前面有处破庙,是过去留宿还是在这里搭帐篷。

潘五做主留在这里。

武家的四辆马车摆在外面,然后是三顶帐篷,里面是潘五的马车。

大家都是悲愤离开武家,也是对武豆豆比较忠心,彼此间没有隔阂,相处融洽。

为此,潘五把十里坡之战得到的大部分丹药贡献出来,换回大家的高兴。

不是那些丹药不值钱,是潘五用不上,不是给他们吃就是给大马吃。

为此,小胖子有些受刺激:“我家里都没有你的丹药多。”

潘五笑着说:“跟我混,我的就是你的。”

小胖子说:“那咱俩结拜吧,不然不好意思白拿你东西。”

潘五说:“结拜了就好意思拿?”

齐大宝想了好一会儿说:“要结拜以后才知道。”

深夜露宿野外,但凡有点异常动静都会引起大家注意,武胜和武志坚一定要留守在外面,也是坚持整晚值守。

他们的行为让潘五很喜欢,跟武豆豆说:“你们很得人心。”

武豆豆神情落寞:“有用么?”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