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痛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0:20:54 来源: 龙岩信息港

噩梦,像毒蛇一样慢慢的吞噬着刘明脆弱的神经。  “啊,啊,求求你不要。”刘明大声的喊叫着从噩梦中惊醒。  他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到妻子晓平正在用疑惑的眼神望着自己,刘明感觉到心跳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嘭嘭嘭!  “怎么了,明,又在做噩梦了?”晓平不解的问。  近他经常在噩梦中惊醒。  “没,没什么,我梦见自己被几条大蛇撕裂,胳膊、大腿被它们分开,于是我就大声的喊叫。”刘明赶紧搪塞解释着。  其实,他在说谎,这个是以前梦到过的。  刚才,他梦见自己正在和情人夭夭情意绵绵的纠缠在一起的时候突然被夭夭的丈夫堵个正着,将两个人一顿毒打,而且扬言要将两个人的丑事公布给所有认识明的人知道。刘明十分害怕晓平知道这件事情,只好低声下气的乞求着。结果吓出一身冷汗惊醒了。  刘明与晓平以前既是同学又是邻居,自小青梅竹马。后来两个人私定终身,结为伴侣。两个人的感情十分要好,的遗憾就是晓平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心脏有毛病。大夫建议两个人不能要孩子,否则将危及到她的生命。  当晓平知道不能为刘明生育的时候,执意要和他离婚,因为刘明是家里的独生子,如果不能为他传宗接代,晓平觉得那样太对不起刘明。在明一再的要求下,晓平放弃了初衷。  刘明爱晓平,生活中不能缺少她。  近几年,晓平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都是明精心的伺候着桃,两个人过着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  刘明是个血性汉子,虽然这样的生活让一个正常的男人难以适应,他还是坚强的挺过来了,直到和同事夭夭错发了那段不该发生的故事。  夭夭这个外号是刘明给姚瑶起的,像妖娆的梅花一样鲜艳,虽妩媚却不风骚。  两个人是在一个办公室,单位里属他们这个科室人多。可是却只有夭夭一个女性。平日里,那些自认为风流倜傥的家伙总是给夭夭大献殷勤,绞尽脑汁想得到夭夭的青睐,夭夭总是不苟言笑,从来没有过一句放纵的言词。  她看不上那些自命不凡的同事,只有对刘明打心里敬佩。  刘明的才能和人品让同事都很敬佩。  平日休闲的时候喜欢听音乐。喜欢节奏悠扬的轻音乐和略带伤感的歌曲,尤其喜欢弦子那首醉清风,那独特的嗓音、经典的歌词、乱了分寸的心动……夭夭百听不厌,想象着自己就是那只扑火的飞蛾。  夭夭人生中失败的就是婚姻,这场赌局输得就快只剩下自己了。她的丈夫在铁路工作,人极为自私且酗酒成性,每喝必多,多了就闹事打骂夭夭,经常很晚才回家。有时候要值班,第二天下班后直接和同事们狂饮,醉了后就回家狂吐,为了自己的喜好全然不顾夭夭的感受。  夭夭艳丽如花,可是这个护花使者却犹如没有见到一样,也不知道是身体有了毛病还是大量饮酒造成了什么伤害,夭夭已经两年没有得到这个男人的爱抚。  临近元旦,同事们商量去狂欢,并且已经约好了其他科室的女性同去,还告诉大家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一定都要去狂欢。  “大明,你晚上去狂欢吗?”夭夭问明。  “晚上我不想去了,留下晓平一个人在家太孤单。”  “哦,那我也不去了。”夭夭对那些人不太放心。  “不行,我们科室的人一个也不能落下,谁要是不去就是和大家过不去。”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其他的同事说到。  “你们说,对吗?”“对,谁也不能回家,而且要一醉方休。”  狂饮、狂歌、狂饮。分手的时候,别有用心的人执意要送夭夭回家。  “大明和我一道,他送我回家。”夭夭早已看出那人的用心。  “好了,那我们先走了。”刘明带着夭夭踏上回家的路。  晚风习习,吹拂着夭夭飘逸的长发,灯光下的她显得那么靓丽,像晓平年轻的样子,刘明看的有点入迷。  “你想什么呢,那么入迷?”夭夭轻声的问到。  夭夭看着刘明。  刘明不是那种外表帅气的男人而且不善言词,但是却有一种成熟的魅力,让和他一起共事的异性折服。夭夭非常欣赏明,有夫如此,此生无憾,真羡慕桃,有这样一个体贴、细心有内涵的好丈夫。  刘明觉得有点头晕,一阵恶心,入肚的酒水一下狂喷出来。夭夭此时站在他的对面,躲闪不及,被喷个正着。夭夭一点也没有怪罪的意思,如果不是他挡下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给自己的敬酒,此时自己不知道会醉成什么样子呢,夭夭很感激刘明。  刘明吐了后感觉舒服多了,看着被自己弄脏的夭夭,他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将夭夭裹住。  太对不起了,害得你……说什么呢,夭夭打断了他的道歉。  “如果不是你,今晚我也许被人灌成醉猫了,咯咯咯。”夭夭抿口笑着。  “没有事吧,要不先送你回家。”  “好了,吐了感觉舒服多了,走,先送你回家。”  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走到夭夭家楼下。  “上去坐坐,再说你的衣服被弄脏了,我去给你清洗一下,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夭夭的诚意让刘明无法拒绝,他次走进了夭夭的家。  屋内的布置让人看了觉得十分清爽、舒服,窗明几净,都是夭夭亲手打理的。  “你坐,我去给你泡杯浓茶解解酒。”  茶水很快就端了上来,夭夭又去忙着给刘明洗脏了的衣服。明喝了两口茶,头还是晕的厉害,反正要等一会,就先休息一下。不知不觉中,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洗好衣服,看着刘明已经睡着了,夭夭拿出自己换的衣服,先去洗个澡。  看着镜子里面青春娇艳的身体,夭夭轻抚着,哎,可惜自己孤苦伶仃,没有人关爱,娇艳的青春被岁月一点点摧残着,生活像死水一样沉闷、没有一点激情。夭夭的脸上突然泛起一片红晕,真不嫌害羞,外面还有一个男人呢,自己还自我陶醉、哀怨呢,赶快洗吧。  洗浴后的夭夭犹如出水芙蓉一样清新靓丽。  刘明还在沉沉的睡着,一条腿却不知道怎么耷拉下来。夭夭看着要掉下来的明,赶忙帮他把腿抬到沙发上。无意中手碰到了他的下体,夭夭感觉像被电击了一样,浑身颤抖着。  刘明被夭夭的举动弄醒,迷茫中看着这个和晓平一样的女人,分不清是晓平还是夭夭,只是觉得她的眼睛里好似喷射出火焰一样的光热将自己一点一点熔化,刘明感觉到自己像被火烧一样的难耐。  克制太久的情感终于像洪水一样爆发。  刘明疯狂的吸吮着她柔软湿润的嘴唇。疯狂的动作让夭夭感觉到一丝略带疼痛的快感,她也被卷入激情的漩涡中。欲望淹没了两个人的理智,像冲垮河堤的洪水一样在静夜中泛滥着。  激情后的刘明恢复了理智,看着被自己冒犯的夭夭,一种负罪感从心底冒了出来。  “夭夭,都怨我太冲动,没有克制自己,侮辱了你的清白。”  “不用说对不起,我不是未成年的孩子,你也不必承担任何责任,如果我不情愿,也不会让你那么做。”夭夭这么说就是不想让他有太多的压力。  刘明走了,留下夭夭独自回味着。  几年的婚姻生活犹如一潭死水,把自己折磨的没有一点朝气。每次等到丈夫回来都已经是深更半夜了,有时候自己放下女性的矜持要和丈夫恩爱,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都会遭到冷冰冰的拒绝。虽然夭夭没有给丈夫生下一男半女,但那不一定是自己的错啊。  夭夭不是一个放荡的女子,以前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丈夫的事情,虽然有时候醉酒归来的他总是对自己百般谩骂和殴打,还吵嚷着要离婚,她想那也许是自己没有怀上他的孩子所得到的报复。  今天,夭夭感觉自己的生命又焕发出青春活力又像一个女人了。  第二天上班后,夭夭想就当作没有发生昨夜的事情。可是她发觉刘明总是在故意躲避着她,无意中两个人的视线相交,他也是赶快低下头做事情。  “大明,下班后我想与你谈谈。”夭夭看屋里没有人轻声的对他说。  “晚上我答应妻子早点回家陪她的。”刘明赶紧搪塞到。  “大明,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知道吗?”  “啊,啊,咳咳咳。”刘明不知道如何回答。  一天,两个人在楼梯上相遇。刘明慌忙给让出一条道来。夭夭步履蹒跚一个趔趄向楼下摔去,他赶紧将她抱住才得以幸免摔倒。  此时的情景恰巧被同事小刚看见。小刚开玩笑的对刘明说:“你们这是演的哪出戏啊,是美女投怀送抱还是英雄救美啊,哈哈哈。”  夭夭被笑得满脸通红。  刘明扶好夭夭赶紧解释。不用解释,明哥,我只是开玩笑的,说完小刚径自跑了过去。  一整天,刘明发现夭夭走路都不是很顺畅。下班的时候,明找到夭夭关心的问:“你今天怎么了,走路那么费力,扭伤了吗?”  “没什么。”夭夭的眼眶离涌出泪花。  早上,醉醺醺的丈夫回到家里要求夭夭给他做点好吃的饭菜。  “你下楼买点东西吃好吗,我马上要到点上班了。”夭夭低声的对丈夫说到。  “我娶你做什么,不会生孩子,做点东西吃还推三推四的,滚。”丈夫一脚踢过来,夭夭一个趔趄摔倒,爬起来的时候感觉腿部一阵钻心的疼痛,坚强的夭夭还是强忍着站起来上班走了。  夭夭下定决心要摆脱这个恶魔。  一连几天,夭夭都没有上班。刘明有点放心不下,问同事也只是知道夭夭请假要处理一些家事。刘明打电话过去回答是对方已经关机。  又过了两天,晚上下班后,刘明决定顺便去看看夭夭,不然这颗悬着的心总是放不下。  站在夭夭家门口,他有些犹豫,下定决心鼓起勇气敲响了大门。站在门口等了很久,里面也没有动静。  刘明转身准备离开,听见啪的一声,大门打开了,夭夭穿着睡衣面容憔悴的站在那里。  “你怎么了,我只是顺便看看你。”  “进屋说吧。”刘明想不出理由拒绝,随着夭夭走进屋内。  进来后才发现,屋内和上次大不一样了,让他感觉到吃惊。屋内虽然很整洁,但是曾经精心布置的家现在却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到底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离婚了,为了自己。”夭夭解释到。“这样的生活再也无法忍受了,你看看我身上的伤痕,都是那个人给我留下的。”  刘明看着夭夭身上的伤痕,美丽的胴体上布满青一道紫一道的痕迹。有一点人性的人看见都会觉得心酸。  “那个人怎么这样,这不是变态吗。”刘明气愤的说。  “他拿走了所有属于他的东西,还好这间房子是我的,不然真的无家可归了。”  “想开些吧,不属于你的早晚都要失去的。”  “能摆脱这样的人是我的荣幸,我的青春不再被人蹂躏,休息这几天,我什么都想开了。”  “留下吃饭吧。”“不了,我得走了。”  “难道连陪我吃饭的勇气都没有吗?”  “我……”刘明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吧,但是一定要由我来做。”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这个的男人能做出什么样的好东西吃,我还真够荣幸的,我这里有很多菜的,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他走进厨房娴熟的操作着,很快就把香喷喷的菜端了上来。  “开饭了,请品尝我的手艺,评论请不要太苛刻啊,不然我会无地自容的。”刘明风趣的说到。  夭夭看着明做的可口的菜,饥饿的感觉也冒了出来,已经好几天没有正经吃上一顿饭了。  来吧,我们一起吃光你这个大厨精心制作的美味。  刚刚吃了几口,夭夭觉得胃里十分的难受,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恶心感的涌了上来,她起身向卫生间跑去。  哇、哇、哇,夭夭吐了几口酸水,感觉舒服多了。  “怎么,我做的菜这么难吃啊,才吃了几口就这样了。”  “别误会,你做的非常出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吐,胃里很不舒服,从来也没有这样难受过的。”  “带你去找大夫看看好吗?”  “不用了,吐出来感觉舒服多了,来接着吃饭。”夭夭给刘明往碗里夹菜。恶心的感觉一阵阵翻腾,夭夭为了不影响明吃饭,还是强忍住了。  刘明看夭夭没有什么胃口,自己就象征性的吃了一些,一顿饭匆匆忙忙结束了。  饭后,夭夭本来想留刘明多坐一会,可是恶心的感觉时不时的往上涌,怕对方看出自己不舒服担心耽搁太久的时间,夭夭就没有再挽留他。  临走的时候,刘明告诉夭夭,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打电话给他。  送走刘明,夭夭再也控制不住,到卫生间又吐了好一阵。  接连几天,都有这种异样的感觉。夭夭决定去找大夫看看。经过细致的检查,大夫告诉夭夭她什么毛病也没有,那只是怀孕后的妊娠反应。  听见大夫的话,夭夭愣住了。当初自己多想要一个孩子,可是总不能诚心如意,老天真会捉弄人,唉。怎么办?找刘明去商量商量?这个孩子是他的,两年多了自己只有这一次与异性身体接触。  第二天,夭夭早早的来到了单位。没过多会,刘明也到了。看看还没有别的同事来,夭夭告诉刘明晚上有重要的事情找他商量。  漫长的一天总算熬了过去,晚上夭夭等待着刘明的到来。  叮咚,门铃响了起来。  夭夭拿起门口的对讲机,你好,我是刘明。里面传来熟悉的磁性声音。  打开楼梯的大门,很快脚步声就传了上来。夭夭看到上来的他。  刘明刚刚走到屋内,就被夭夭一下搂住。刘明想推开她,可是嘴却被对方堵住。夭夭狂野的吻着他。刘明推着夭夭,他越是推,对方抱得越紧,刘明感觉自己的力量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推阻变成了迎合,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配合着夭夭的冲动。   共 1172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会复发吗,有那些影响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