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传奇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0:46:37 来源: 龙岩信息港

一   一九三四年的上海,一片混乱,可故里就在这里的人们煎熬着岁月。上海吴淞镇上,一户半渔半农的葛家出生一位男童,爷爷十分痛爱就取名叫阿大。自从阿大出世,就在日本的铁蹄下生活,艰难的生活就难以维持。   爸爸知道出门到外乡生存也是艰难的,可爸爸还是坚持要到外地挣钱,原来爸爸是个很好木匠师,爸爸手下的活路很多,几乎所有家具都会加工制作,而且手艺精湛,成了镇上有点名气的木匠了。可在家乡哪来的回路,慢慢地手下几乎没有活路可干了,加上人们生活在铁蹄下,哪有制造家具的想法,要生存就得到外地找活路。虽有熟练制作南方的家具老手,可总得有人肯做才行。爸爸慢慢地跟随着人流走到西北名城西安,为这里的南方有钱人家制作南方家具。几年下来在西安算是站住脚,活路每月每日不断,挣来工钱就寄给上海老家,阿大才有机会在镇上上起小学。可到了小学上完后,家里的变故,爷爷去世,爸爸有病再也无能力使得阿大升学了。阿大从此和学校断绝了学缘,从那时起,阿达已是十几岁的小伙子了,慢慢地逼得阿大走向社会,为家里生活拼搏了。   涛涛江水,年年如此,长江岸上行驶的木船、帆船、铁船像是地面上的蚂蚁日夜不断地来回行驶,已经成人的阿大和祖国一起已经进入解放后建设的时期,人民的生活都是从艰难的生活中慢慢变迁着,可建设高潮也慢慢兴起。   起初阿大村上一位小叔,比阿大大几岁,他在镇上的木工加工厂干上电工。有一天,小叔碰见阿大,就问阿大:“侬在家干啥?”   本来无事的阿大就顺便说道:“阿拉无事。”   “那侬想莫想干点啥?”小叔也顺便说说。   阿大一听有门,急忙答道:“有啥活?”   “那侬跟阿拉干吧。”小叔不慌不忙答道,阿大一听满口答应,接着小叔就把在木工厂的事简单地说说:“说好了,如果愿意明早就带侬到工厂去报道。”   阿大一听就满意了,高高兴兴回家给父母刚一刚(讲一讲),父母十分高兴就同意阿大到外边干活。      二  说起这个工厂就是个合作社,小小的厂子,主要给外面加工施工木材原料。厂子的人数不多,场地可不小,也是木材本身占地就多,到处都是堆积的的原木和加工好的方木、板木。这个厂本身不加工什么门窗、坐凳什么的,厂子本身就是为工地加工些锯好的、破好的木材。成天就是木锯的“撕拉”声,那时的上海早就用上电灯、电话。这个木材加工厂也不列外,什么电锯、电刨当然就用的早些。   阿大跟着小叔进了工厂的大门,当时负责的是个廋廋的老头,他在厂子负责公关部也专门管理加工厂。小叔领着阿大到了办公室,说明来意,部长心思一会,就说:“好吧,先来试试看。”就这一试阿大从此就当上工人,走向工厂,走向社会,这辈子就和工厂结缘了,这辈子就是工人的生涯。  部长叫小叔带着阿大干起电工的活路来了,阿大慢慢地就成了有名的电工了。阿大幸好自己上完小学,虽然文化不高,但是才解放,也算是个有知识的人士了。慢慢地跟着小叔边干边学,慢慢地也能单独工作了。  在那个时期能懂点电的知识的人员不多,人们常称电是:“不睁眼的老虎”。是的,电对刚刚解放的人们,成了有好多琢磨不透的东西,电不敢摸,也摸不得,无声无息地提供能力,掌握好了就是动力的源泉,不小心就成了真老虎,睁眼不认人的吃人、害人。那时全国有好多地区都没有见过电。没听过电的故事,人们又想又害怕。所以电老虎就成了人们心中的“怕怕”。  这个时候人们的理想就是:“电灯、电话、楼上楼下。”见电用电就成了人们的梦想。人们不断地传送着电的好处,可学习掌握、使用并非一日之功,对于电的管理,学会它的脾气也是不易的,那时都是学徒三年才能出师,可见电的掌握也不是简单的。  阿大自从跟着小叔学习电工的活路,也费尽了脑汁,每天的回到家里多费点时间,啃啃小叔带来的电工书本,有好多书本上不懂的问题,就多多请教小叔。小叔就成了阿大的小师傅,每天和小叔一起出工,开始就是拿些工具、提提工具,停了电就当帮手。小叔工作时,嘴上还不停地嘟囔,句句话语都是知识,句句都是保命的法宝,阿大听着、干着,总在干完活后记点笔记心得,不是写写画画,就是计计算算。阿大认真的态度,也成就了一年出师的本领,这是小叔心里也高兴,在厂里总有个人能替他干活,自己总有个休闲的机会。   后来小叔干活多了,总觉得挣的钱不多,总想到工资多的地方去,小叔打听到到西北工资高,就和阿大商量。  “我们到外地干工好不好?”小叔和阿大商量着。  “到哪里?”阿大不晓得小叔在说什么。  “西安!”小叔肯定地回答。  “西安?”这个地名对阿大并不生疏。  “咱们一起去,咋样?”小叔在鼓动阿大一起出门干工。  “那,咱们干啥?”阿大心里直犯嘀咕,不知是否干得了。  “还是木工加工厂,咱们还干电工。”小叔肯定地回答着,原来小叔早就联系好了,他有一个相识的老乡在西安干活。当然西安工作的人少,加上自己又懂得电气,工资相比就高得多些。  阿大想了想,说:“那,阿拉得回去给父母刚一刚。”      三  阿大回到家给爸爸讲讲要到西安去,爸爸知道西安的一些情况,就支持阿大到外地跑一跑,转一转,也许西安能给孩子多点成长的机会,妈妈说啥也不同,后来爸爸说:“阿拉就在西安干了多年,西安是大城市,好挣钱,就叫他去,看看西北,那里是苦,但是工作的机会也多,就去吧!”爸爸肯定的话就成就了阿大到西安工作的机会。  阿大和小叔踏上向西北的火车,同他们一起去的,有村里的年轻人阿九。这个人比阿大小三岁,三人行在火车上,心里不停地犯嘀咕,心里没有底,也不知道西安究竟啥情况,他们心也随着火车车轮的哒哒声,随着车厢不停地颠簸摇晃着,几天里的熬煎到了西安。  阿大细心看看这座古老的城市,不像上海的繁华,古老的大城墙,还是古老的青砖绿瓦的装扮,街道的暗淡不平,没有了上海车水马龙的车辆,没有红绿的灯光,阿大的心几乎凉透了。可小叔还是那样的高兴奔放:“走,到工厂去!”  搭上西去的公共汽车,到了土门下了车,小叔很快找到工厂的厂门,小叔上去喔哩哇啦讲了一通,小叔就向阿大和村里的阿九招手示意,阿大和阿九跟着进了厂门。阿大心里一直纳闷,小叔他和别人讲了什么,就这样进了厂门。自己家乡的人阿大几乎听不懂话,谁知小叔为了来这厂工作,早就自己来过西安,到过厂里找过这里来的早的上海老乡。其实这里的工作在就联系好了,也怪不得小叔那么老成,说到西安就到西安,而且工作安排的这么有序。  小叔进了厂门见到木材一摞一摞堆的好高、好多,几间大厂房也堆满了各种规格的木材。满场的锯末、刨花,也堆了好几堆,可是工厂里好像鸦雀无声,厂里的机器也没有轰鸣,这就说明厂里这时没有生产。小叔心里纳闷起来。  进到办公室小叔说明情况,办公室主任就引荐到厂长那里。厂长是个上海人,他们开始用上海的土话讲起来,弄得办公主任也听不懂,就站在那里,几乎是听天书。厂长知道他们来自上海心里蛮高兴,就同意他们在木工加工场工作了,可厂长马上就给他们一件任务,说是任务,也算是任务,也算是考查一下她们的能力。这是这几天厂里的电机由于工作紧,工人心里急,工作的时候不小心把电机烧了,可无备用电机,厂里就停产了,厂长也着急,修理电机还得送到上海去修理,电机来回就得个把月,可是施工的单位也急着要木材,厂长想他们几个从上海来,他们如果能在这里修好电机,这不是省时间吗,厂长就问小叔:“你们会修电机吗?”  阿大没敢搭话:“我们试试看。”小叔说出话来。   “什么叫试试看?”厂长心里也迟疑起来。   “我们见过修理,没有实际干过。”小叔搭话道。   “那你们就试试吧,反正还有点时间。”厂长实在也没有法子,只好叫这帮上海小子试试。   “那,那你们得给我们搞点漆包线、绝缘材料来,我们就试试看。”小叔给厂长提出这个条件。其实,在西安要买来适合的漆包线、绝缘材料也是不容易的,因为这里的电气修理行业不太发达,各种电气的材料都是缺货。小叔也在想,就此推掉这项修电机的活路,再说自己也没有这个方面的经验,万一修不好就砸了自己的饭碗。   “好,好,电机的材料我想办法给你们搞到,你们明天就上班,你们准备修电的事,其他的你们不管啦。”厂长把话也说死了,小叔也再不敢说什么了,自己心里就泛起愁来。   厂长就叫办公室主任进来:“你把他们安排好住宿、吃饭,再把材料的老马叫来。”小叔、阿大、阿九被主任带出办公室,在厂里的招待所安排住下,给厂里的食堂说好:“他们只管吃,不用收钱。”      四  上海三小子住下,各自收拾自己的床铺,阿大就问小叔:“小叔你会修理电机吗?”  “阿拉没修过,但是见过别人修过,我们可以试试嘛。”小叔嘴上说的有力气,可心里也没底。  “试试?侬就晓得试试,试不成了。咱们就回去了。”阿大有点埋怨的意思,   “好啦,好啦,你们不要刚了(讲了),刚啦也无用。”阿九在一旁打气。   “侬晓得什么呀!弄不好侬得回家!”阿大有点生气了。其实阿九什么也不懂,在上海也没有学过电工知识,可不晓得的人反而胆大,忽然想起古人云:初生牛犊不识虎,是呀,老虎虽厉害,也怕不知道死的人吧,反正话说出来了。就得用心。用精力去闯一闯,说不定就叫我们搞好了,我们说不定就在这厂干下去了,小叔心里铆足劲,吃了饭就安排活路来。   “明天上了班,你们两就去拆电机,记住电机的参数,数清电机的槽数,电机线圈的匝数,阿大侬画出电机的实际接线图和线圈的接线的方向。”小叔安排着明天的活路来。   “阿拉不会画图啊!”阿大睁大眼睛看着小叔,小叔头没抬,自己看起《电世界》来。其实小叔的电工知识不是《电世界》,就是电工书籍学来的,他们没有老师,也没有师傅,都是自学学来的。学得时间长了,学会了就干起电工的这个特殊的行当,说实在话学电工也是不容易的。 阿大一看小叔没搭理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下手,心里砰砰直跳,心里没底自然就发慌了。   “侬愣啥,木头鸡,你不会看书呀!”小叔莫气地训斥阿大,阿大只好也看起书来了,整整一晚上三个上海人都没睡好觉,看书的,画图的都在忙着,只有阿九新学习,看看没劲了就睡了。  第二天,三小子上了班,张主任领进厂房,指着地上放着的电机:“你们看,就是这台电机,你们自己拆开修理吧。”小叔看看电机,心里也有点把握,四周围着厂里的工人,听说有人修电机,觉得好奇,都在围看。人们没见过打开的电机是个啥样,脑子问起好大的问号,电机也能修理?   “嗨嗨!嗨!都去干活了,别在这里碍事!”张主任叫散了工人,自己就回办公室起了。   人散了,小叔就叫阿大:“你们看着拆开吧!”阿大借来工具,也没有专用工具。电机看过明牌,基本的参数即在小叔的脑子里,阿大也记在本子上。三人就开始搬弄着电机,很快电机就已到电工房内。他们吹吹风,清理电机身上的尘屑,电机四周的螺丝被阿大解开了。电机的端盖也不易打开,小叔找主任要个拉马工具,主任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什么是“拉马”,“拆电机得用马拉?”   “哎呀!不是用马拉。是要拉马工具。”小叔心里也急了。   “拉马,拉马是啥样子。没见过!”主任其实真的没见过这个工具。小叔也急了,没有拉马就拆不开电机。   “那咋办呢?”小叔急得发问。   张主任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那,咱们上市上看看,看看有没有卖的。”   “看看就看看,这就走。”小叔心急切,想把事情办好,也急着打开电机,了解电机内部的情况,也好下手修理电机,恢复厂里的生产。   “好吧,我给厂长打个招呼,就走。”张主任说完扭头出了门,小叔又回到电工房,看看静静地电机,看看阿大正在埋头画图,看看阿九正在扫地,就发起气来:“扫什么地呀,你们真的不操心,你们呀,啥时间能长心眼,唉!”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出一支烟来,用火柴点着,大口大口探着烟雾。   阿大这时抬起头来,看看小叔,看看阿九,又埋头画自己的图纸。这是门外一声招呼:“葛师傅!走啦!”张主任客气地叫走小叔。谁知在市面上跑了一个上午,没有结果就回来了,小叔就有点失望,心里没有了主心骨,也不知道对这台电机如何下手。  吃饱中午饭回到宿舍,阿大正在洗碗,心里想着拆马达的事,这也没有,那也没有,这可咋办。突然阿大想起一个简单的办法,是否能行,就和小叔商量:“小叔,阿拉想,想一个办法……” 共 1529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缓解前列腺炎从自身做起
昆明治疗癫痫的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本文标签: